总是千方百计想隐形

2020-05-03 13:30

记者试探性地问,单位在这请人吃饭是否方便,男子肯定地回答:“位置你也看到了,经常有一些单位在这里请人吃饭,放心吧。”

学者:会所风要靠制度解决

记者电话联系了合肥20多家大型私房菜馆,少数菜馆工作人员称,他们是私人会所。“你诚心来我们这里消费,我们才告诉你情况。”一家私房菜馆的工作人员说。记者注意到,这些私房菜馆有的在别墅群内,有的则藏在商住楼里。

记者假装抱怨这处会所太隐蔽,一名女服务员笑了,她说,会所接待的都是有钱人和政府人员。会所越低调,被接待的人就越安心。

小区居民不知有会所

随后记者走了进去,见有人进来,一名男子笑着迎了上来说,“不好意思,今晚4个包厢都被人预定了,你只有预定明晚的了。”记者假称明晚想请人在这里吃饭,想看下菜单,男子面露疑惑称,这里是按人数消费,每人最低消费150元,当然标准也可随客人要求提高,“每道菜都很不错,而且供应各种酒水。”

昨天,省纪委相关处室工作人员介绍说,截至目前,他们没有对省内的私人会所摸排过,正在研究贯彻中央禁令的措施。

该工作人员介绍说,从年初以来,中央出台了一系列禁令,比如关于月饼券、购物卡、烟花爆竹的禁令等,还有最近的贺年卡以及“私人会所”方面的禁令。“毕竟各省情况不同,我们的工作不是说提到一项,就去突击一项。”该工作人员表示,“经常抓”和“抓经常”是工作的常态,要将防腐的篱笆越扎越紧。

会所玩“潜伏”监管难度大

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开玉认为,暗访私人会所很有必要,抓个现行并及时处理,会有很好的震慑作用。可是,眼下会所隐藏得很深,相关部门很难进行监管。

该负责人还表示,省城的大小私人会所在百家以上,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并无经营餐饮业的资质,“相信不久后,私人会所会面临整顿,届时日子就不好过了。”

合肥市餐饮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,从2011年开始,省城逐渐掀起一股私人会所风,主要特点就是低调开门、不打广告、环境幽僻、菜肴昂贵。“主要分布在别墅、高档小区内,还有清溪路一段,比较有名的就是琥珀山庄那边的几家。”该负责人介绍说,私人会所的消费档次较高,一顿饭少则几千多则上万,部分会所还实行会员制,不是会员不能消费,客源主要靠“熟人”。

业内人士称不少私人会所属无证经营;如有内幕消息,欢迎拨打962000爆料

会所防盗门紧闭着

见记者推门进来,这名女子便喊出了会所负责人,记者假称是朋友介绍过来的,并抱怨这里很难找。这名负责人对记者说,会所客人多是通过朋友圈介绍来的,提前预约问清楚的话便不难找。

小区居民不知道在同一小区内,离自家一百多米处“藏”着个会所,这你会相信吗?在记者探访中,发现这是真实的情况。

昨天中午,新安晚报记者来到合肥市维也纳森林花园。进入小区后,记者询问小区内会所位置,有居民竟然不知道小区内有会所。在别墅区里,记者找到了爆料人所说的餐饮会所。只见会所门前挂着几只红灯笼,门头与一旁的别墅没什么区别,不过透过窗口,能看到有厨师忙碌的身影。

记者探访发现,合肥私人会所用低调的方式千方百计“保护”一些人员入内消费。合肥市相关部门人员告诉记者,合肥私人会所相当一部分没有营业执照,这给调查“会所歪风”带来了困难。

协会:不少会所属无证经营

隐形的会所

这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里的消费有三个档次,最低每人120元,不接受点菜,“需要特殊食材可提前预约。”

合肥一名经营餐饮行业多年的老板告诉记者,真正的私人会所都特别低调,他们不愿意过多透露自己的信息,“有些私人会所往外透露的信息,一般以‘私房菜馆’为名。”

部门:私人会所没有摸排过

昨日,记者来到合肥西城花园小区。虽然有爆料人提供的地址,但小区里不少居民也不知道会所的位置。由于小区里楼号标记不全,记者绕了十几分钟,才在一栋别墅里找到了这家餐饮会所。会所门口有两只大红灯笼,什么牌子都没有,和一般的别墅住户没什么区别,而且大门也是半掩着。

昨天下午,依照前期的电话预约,记者来到了合肥市乐客来国际商业中心写字楼上的一家会所。到了会所门口,记者以为找错了地方。因为从外面看,完全看不出这是会所,会所的防盗门和其它房间一样,而且还紧闭着。记者试着敲了防盗门,一个穿厨师服装的男子开了门。“这里是吃饭的地方吗?我打过电话的。”记者试探着问。男子注视着记者,点了点头。

最近几天,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合肥的会所,发现显示出来的大多是网吧或健身场地,私人会所信息几乎没有。记者搜索了合肥市琥珀山庄一家会所的名字,找到了一则招聘启事,该信息其实写着:会所占地700平方米,员工60多人,是一所高档餐饮会所,以粤菜、私房菜为主。很奇怪的是,这则招聘信息,并没有留下任何电话。在记者暗访时,该会所的负责人给记者一张名片,上面除了电话和地址,介绍会所的信息仅仅是“气节为贞金,心神如春秋”十个字,丝毫看不出其是一个餐饮会所。

连日来,记者通过暗访发现,会所并不是极力推销自己,相反地,总是千方百计想“隐形”。这些会所或藏在安保严密的别墅区,或藏在普通商住楼……“我们低调,到这里的人才能安心来。”一名会所工作人员爆出了会所“隐形”的原因。

客人多通过朋友圈介绍

“打老虎,也要打苍蝇。苍蝇虽小,但对社会风气的毒害很大,老百姓对舌尖上的腐败、车轮上的腐败都深恶痛绝。现在中央禁令的内容越来越具体,之前是购物卡,现在是私人会所,没有弹性空间。”王开玉说,禁令的内容越具体,老百姓、媒体就越能对照着对党员干部进行监督。

名片上只字不提会所

进入会所内,记者看到,门边放着古董架,正对着门是一处鱼池假山,两边就是包厢。“我们这里是私人会所。”男子说道,“最低消费是1000块钱,你来,我才能给你配菜。”

另外,禁止党员干部出入私人会所,也要控制住消费的“载体”。“会所都是高档消费,多数是采用购物卡消费。”王开玉说,管住了“卡”,也就管住了持卡消费行为。

“会所歪风”让人痛恨。如果你有关于私人会所的内幕消息,欢迎拨打新安晚报热线962000爆料。

王开玉表示,如果暗访成了“常态化”,比如有一支专门的督察队伍并形成制度,那么对于会所风的压制就不会再是“一阵风”。

这家会所(挂灯笼处)从外面看,和普通民居没什么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