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表明政府在向地铁企业花钱买服务

2020-01-13 05:30

种种迹象表明,北京地铁告别“2元时代”,已成定局。所谓实行高峰时段差别化收费政策,归根结底就是涨价,也势必会增加市民的出行成本。特别是,有人大代表呼吁,除了差别化收费外,“2元起步,超6站加价”,表明里程越长,票价越贵,那么地铁票价快赶上出租车了。既然如此,人们还凭什么要去挤地铁呢?

因此。北京地铁调价,应首先问市民答不答应,不要等调价成定局了,再去开听证会走过场。再者,地铁票务改革,不能由乘客“埋单”,有关部门与其思谋着地铁涨价,不如在购买公共服务上有更大作为,让政府承担更多的公共服务成本。更重要的是,若想缓解交通压力,尚须在科学管理和技术创新上下工夫。

退一步说,北京市的地面交通压力目前也非常大,早有“首堵”之称,买车摇号、限号等措施都用上了,根本没有分流能力。如果通过涨价把地铁乘客赶到地面上,让他们自己开车或乘坐出租车、公交车,地面交通的压力岂不是更大了?

首先,人大代表称“当前大额的公共交通的财政补贴既不持续,也不合理”,便背离了地铁低价惠民的属性,难道地铁只有涨价一条出路,才能够保持“可持续”?殊不知,地铁属于公共产品,具有较强的公益性,廉价票制是必须的,政府给予补贴也是必须的。特别是,地铁与市民出行关系最紧密,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主要途径,既然政府提供了补贴,就表明政府在向地铁企业花钱买服务,地铁也承担了公共服务职能,就不能一味地以牟利为目的,理应向市民提供低价优质的服务。

地铁调价

莫斯科市地铁公司不断精确控制技术,高峰时段把行车间隔缩短到50秒,这样就可以大大缓解车厢内的拥挤现象,让市民真正享受到出行便利和成本降低双重利益。

比如,不妨向莫斯科地铁学习精确控制技术,高峰时段把行车间隔缩短到50秒,这样就可以大大缓解车厢内的拥挤现象,让市民真正享受到出行便利和成本降低双重利益。

无论何时、无论多远距离,花2元就可以坐遍北京地铁,这种局面未来将会改变。日前,市政府办公厅印发《进一步加强轨道交通运营安全的工作方案》,提出将制定高峰时段票价差别化方案,并择机出台。14日,负责价格制定的市发改委对此并未表态。但按照规定,地铁如果调价,需要召开听证会,并制定一套以上的调价方案供听证会上大家讨论。(据《新京报》)

有关部门表示,通过地铁调价,可以缓解地铁交通压力。然而,地铁的乘客对象绝大多数是上班族,无论是差别化收费,还是超6站加价,均对这类庞大的低收入人群影响最大,因为他们无力选择其他的交通工具上下班,更不能选择放弃工作。因此,哪怕是地铁票价上涨数倍,上班族依然忍痛选择乘地铁。这也表明,地铁实行调价政策,非但缓解不了城市交通压力,反而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上班族的出行成本,势必会引发新的不满。

北京地铁调价,应首先问市民答不答应,不要等调价成定局了,再去开听证会走过场。再者,地铁票务改革,不能由乘客“埋单”,有关部门与其思谋着地铁涨价,不如在购买公共服务或科学调度等方面进行化解。